返回首页
X

羊楼洞的茶传奇

        谈起中国茶的历史和文化,人们往往会想到“茶马古道”,殊不知还有另一条堪比“丝绸之路”的茶叶贸易之道。如今随着中央电视台科教频道大型系列节目《茶叶之路》的开播,中俄“茶叶之路”又抖落历史的尘封,重新进入人们的视野。历史上它以鄂南羊楼洞为起点,顺长江至汉口,逆汉水至襄阳,驮运至黄河,然后一路走张家口,一路走包头。东路砖茶往北入归化(今呼和浩特),再往北到库仑(今蒙古国乌兰巴托),最后到达恰克图,从这里转口销往俄罗斯及欧洲各国。

        本月中旬,作为《茶叶之路》独家全程支持媒体,茶周刊特派记者来到湖北赤壁市,跟随《茶叶之路》摄制组深入到羊楼洞、赵李桥、新店,查访历史遗迹,调研茶企发展,最终形成了这一组报道。力图从中俄茶叶之路的历史沉浮中总结影响茶产业的内外因素,并从今天当地茶产业的发展现状辨析未来发展的路径,从整体上为全国茶产业提供既有历史纵深,又不乏鲜活价值的借鉴。

地力、地理得天独厚的羊楼洞

        早在100多年前,地图上湖北最为知名的两个地方,其一为汉口,其二就是羊楼洞。在《大清皇舆全图》上,羊楼洞的标记与汉口、武昌是一样的规格。羊楼洞的兴衰史就是一部茶叶的传奇史。

       羊楼洞的兴旺首先得益于地力。早在唐贞元年间,羊楼洞一带就大量种植加工茶叶。到明朝中期,羊楼洞的制茶业已相当发达。这里的优质泉水成为加工砖茶的优质水源,生产的圆柱形状的帽盒茶,呈现出青砖茶的雏形。记者在羊楼洞古街一户居民的家中就看到了他祖上传下来的一块青砖茶,只是这已经是清朝后改成的方形砖茶了。

        其次,得益于独特的地理位置。羊楼洞镇位于湘、鄂、赣三省交界处,由陆路可集中茶叶原料和三省的技术人才和劳动力,由水路可达汉口,转运出口。因此曾成为国内外著名的茶叶贸易集散地。到19世纪70—80年代羊楼洞茶业鼎盛期,先后有俄、英等外商和晋商、粤商商人来此投资经营茶庄。0.4平方公里的小镇上麇集着200多家茶庄,人口超过4万人。羊楼洞人流如潮,日日生意兴隆,夜夜灯火辉煌,一时繁华似锦,有“小汉口”之称。记者在羊楼洞古街的石板路上看到,当年往来穿梭运茶的独轮车将青石板硬是压出一道深深的车辙,它仿佛在诉说往昔的兴盛。

国际贸易支撑羊楼洞的传奇

        羊楼洞的茶叶传奇离不开国际贸易的强大支撑。据记载,俄罗斯人第一次接触砖茶是在1638年,从此沙皇喜欢上了这种饮品。从17世纪70年代开始,莫斯科的商人开始做起从中国进口茶叶的生意。

        羊楼洞跟数千里之外的边境小镇恰克图的关系是中俄茶叶之路兴盛的缩影。羊楼洞因为有了中亚、远东市场而勃然兴起,而恰克图因为有了与羊楼洞的茶叶贸易,逐步发展成了大漠以北的商业都会。1727年,清与俄确定把库伦附近的恰克图作为双方的贸易点。至道光年间,茶叶成为中俄贸易的最大宗商品,1837—1839年,每年从恰克图输往俄国的茶叶达800多万俄磅,三分之二来自羊楼洞。从羊楼洞到恰克图的八千里茶路,从17世纪末到20世纪初整整繁荣了两个多世纪。

工业革命的蒸汽,最先飘到羊楼洞

        正是茶叶贸易的利益吸引,欧洲工业革命的蒸汽最先飘到了三省交界的羊楼洞,对羊楼洞茶业跨入工业化起到至关重要的推动作用。

        1863年,为摆脱晋商长期以来对茶叶的垄断地位,俄商在武汉开办了顺丰砖茶厂,自行发电,并拥有当时最新蒸汽设备和各种制茶机械,也是武汉第一个近代工厂。为降低原料和成本,后来先后有多家俄商直接进入晋商聚集的羊楼洞,开办和入资合办砖茶厂,在200多家大小砖茶厂和茶庄中,俄商开办和合办的就有10多家。羊楼洞镇茶叶产量剧增,贸易跃居全国第一,年销13500吨。

        著名的米砖茶“火车头”商标,就是那个时代诞生的。当时俄商将德国废弃的蒸汽机火车头拉到中国,进行拆卸和拼装,将蒸汽机部分改装用于蒸茶和烘茶,将其动力设备改装用于压制砖茶。西方先进机械设备和技术应用于砖茶制造,大大提高了砖茶产量。并将火车头这个中国亘古未见的“怪物”作为商标压制在输俄红茶的茶饼上。

国运与茶运、制度与兴衰

        仔细研究羊楼洞茶业兴衰的历史,记者更加深刻地体会到那句话——国运兴,茶运兴。小小的羊楼洞,当年人流、物流、财流的潮涨潮落无不与国家的兴衰息息相关。

        羊楼洞茶业的发展离不开旧时代叱咤风云的晋商群体,然而这个群体背后的驱动力量竟然是战争。清代前中期,晋商主要集中在产茶较多的是闽、浙、皖、赣等地。咸丰三年后,去往福建等处的商道因太平天国战事而受阻。政局动荡、商务维艰逼迫晋商由福建等地纷纷涌入湖北,在羊楼洞一带发现了适宜茶叶生产和发展的条件。终于一步步使羊楼洞成为驰名一时的茶业都会。

        然而看似从战争中受惠的羊楼洞,也饱受战争的摧残。据赤壁市前贸易局局长叶先生介绍,1938年,千余名日本骑兵进入羊楼洞,占领茶厂。他们将支撑茶厂的木柱拆下来生火。日军放火烧毁羊楼洞主街两旁房屋上千间,大火烧了近1个月。昔日繁盛的茶叶行业彻底断送在日军魔爪下,仅存的“聚兴顺”、“义兴”等茶庄也被日本掠夺,成立了“制茶株式会社”。

        研究羊楼洞茶业发展史,我们还必须看到近代以来中国传统茶叶作坊与西方工业化茶叶生产的苦苦拼争。对晋商产生极大威胁的汉口俄人茶厂,先是采用蒸气压制砖茶,比晋商茶厂出的产品整齐、结实,损耗也少。但难以保持茶叶原有的香味。为此,俄商又逐渐使用水力压机加工砖茶。其企业的集中程度也明显高于晋商。他们以先进的经济制度和设备,表现出了明显的优势。这也是羊楼洞茶传奇最终落幕的重要推手。

        2010年9月,赤壁市启动羊楼洞茶生态文化产业园开发。一个占地1.3平方公里,总投资10亿元,以“全产业链开发+茶文化旅游”为核心的产业园蓝图出炉。目前,第一期茶叶生产区的建设已于今年9月竣工,预计12月投产。第二期羊楼洞茶博园预计年底启动,2013年底有望对外开放。

        “真正让茶产业复兴,还得加大政策扶持,加大招商引资力度。”赤壁一家茶企负责人说,要把茶叶作为农业产业化项目来抓,把农业项目当工业项目来做,为企业搭建发展的平台!

        人们期待着羊楼洞古镇焕发生机,重塑中俄茶叶文化之路!